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中科大“量子GDP”十年沉浮 前沿科技产业化曙光内容

中科大“量子GDP”十年沉浮 前沿科技产业化曙光

2019-06-08 16:03 作者:vn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在量子通信产业化道路上走了十年的科大国盾,正拿着“考试答卷”忐忑立于科创板门口。在68个问题、416页厚、合计超过30万字的科创板一次问询及答复里,这家高校背景“网红”科技公司的优势与短板、外界对其的困惑和质疑,被全盘托出。

  “内外部都很关注审核情况。”一位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从事科技成果转换三十年的“老科大人”说,“科技成果不转化是对国有资产最大的浪费,转化离不开资本市场。我们希望国盾能再往前一步,给其他量子公司多探探路。”

  在前沿科技研发与产业化的特殊赛道上,科大国盾并非孤身。中科大有名扬国际的量子科研顶尖团队,外界较少知晓的是,被称为“量子GDP”的三位院士一直在探索如何让科研成果走向产业市场。中国科学院郭光灿院士团队、杜江峰院士团队,他们的科研成果分别在2017年、2016年通过科大控股进行了成果转化,成立了本源量子和国仪量子。加上科大国盾的技术来源——潘建伟院士团队,这三位院士级别学科带头人的姓氏拼音首字母凑起来,刚好是“GDP”。

  这一次,受益于科创板审核的公开透明,上一个十年,高校背景企业在成果转化过程中遇到的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融合的共性难题,第一次在IPO市场上被掰开揉碎,仔细讨论。

  尽管院士们并不实际参与这些公司的运营,但布局值得关注。接下来的十年,包括量子“GDP”在内的前沿战略性产业能否切实拉动真实GDP(国内生产总值),答案将被给出。

  量子产业集群现雏形

  自我定位“量子中心”的安徽合肥太超前了么?来这里探访的人心底或许都有这个问题。在合肥高新区,目前已经有脱胎于“量子GDP”团队的5家量子技术公司,还有20余家量子关联企业,加上正在建设的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当地的量子产业集群已现雏形。

  这在全国是少见的。上世纪90年代,在国际量子信息科学刚开始崛起时,中国科学院及下属中国科技大学迅速跟上,逐渐从跟跑变成并跑,甚至部分领跑,量子信息研究成为中科大的旗帜。其中,有三位院士级别的量子信息学科带头人郭光灿、杜江峰、潘建伟,三人研究领域各有侧重,也略有交叉。

  作为现代物理学两大支柱之一,量子力学理论的自洽性及其与实验事实的符合,在核物理、激光、凝聚态、生物学、化学等近代科学技术中都有广泛应用。不管外界如何质疑,科学家们总觉得,在“第二次量子革命”中成立公司加快产学研结合,对中国是个机会。

  设立公司,另一方面也因现实困境:前沿科学好比“未成熟的果实”,难以马上使用。若想基础研究创新与产业化应用共建,无法靠专利转让、授权等方式“一卖了之”,反而得靠高校、科研工作者自己去源源不断往“下游”走,不断开拓。

  最早迈出这一步的,就是在2009年5月,潘建伟、彭承志团队设立“用量子技术保护每一个比特”的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科大国盾前身),技术来源是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同年7月后,依托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郭光灿、韩正甫团队在安徽芜湖创立了问天量子,这两家公司都是从事量子保密通信业务。

  从名字里,多少能看出量子“GDP”的初心和情怀。随着科研的进步,2017年前后,依托中科院微观磁共振重点实验室杜江峰院士团队技术,“用量子技术感知世界”的国仪量子成立,主攻量子测量;郭光灿、郭国平团队转化出了“用量子技术追溯科技本源”的本源量子,致力于量子计算。

  眼下,中科大还陆续转化出从事量子通信网建设和量子雷达的国科量网、国耀量子,多数采取将中科大科技成果作价入股,同时以股份或出资比例等股权形式给予技术发明人奖励的形式设立。国耀量子的雷达技术来自于潘建伟团队和窦贤康团队,窦贤康院士后被调任武汉大学校长。

  合肥本地媒体报道说,2009年潘建伟团队决定成立国内第一家量子通信产业化公司。时任合肥高新区领导说了一句:“你来吧,这里没有质疑。”

  十年后,这些量子系公司构成了中科大和合肥高新区产业布局中最醒目的领域。有接近中科大的人谈起这段经历:“当初在安徽量通整体改制的时候,学校曾专题讨论过更名是否以‘科大’两字冠名,最后结论是同意。”他坦言外界普遍认为量子信息科技离现实太远,国盾更名也是借此表达中科大发展探索量子科技的信心。

  “还是做企业比较难”

  或许正是因为在争议中前行,这个前沿学科才如此热门。如果科学和社会环境温度提高到某个门槛,量子科技的果实会加速成熟么?

推荐阅读: